拉岡027

♡♥冷CP專業戶♥♡

目前CP:賀紅﹑狗博﹑酒茨、解江♡

🐊為了突破心魔努力每天一更🐭
🐊陰陽師坑底中🐭
🐊一生鼠奴🐭

【田夏】夏日的祭典-04

在忙一段時間就可以了。

還不能說。



「那也不能一直待在這裡,擠死人了。吶,夏目,通知那個叫做田沼的小鬼,」

「欸?為什麼要找田沼?」忽然被點名的夏目因斑的要求停下手撫摸尾巴的手下意識地維護身邊的朋友,獨獨這幾個人是絕對不想被扯上關係的。

尤其是田沼,對於妖怪很敏銳的他,似乎只要感覺到妖怪的接近就會覺得偏頭痛,有幾次還向學校請了病假,和自己不同,田沼只能看見模糊的影子,可是某次機會讓他更接近妖怪了,看得似乎越來越清楚。

不想讓他接近。

他只要保持那樣就好。

「那傢伙家裡不是寺廟嗎?要快點把這傢伙帶過去。真是有夠麻煩,你這傢伙不要把不必要的事情帶過來。」斑扭動肥胖的身軀跳上窗台,往外一躍恢復真身的模樣,長長的尾巴垂掛在屋頂上:「這樣多少可以蓋掉一些氣息,你快離開吧,這小子身邊已經很危險了,少在這裡添亂。」

「添麻煩了嗎?」妖物輕輕說著,縮起身體從窗戶爬出去,往上走去,坐在二樓的屋頂上,夏目傾出身體看著兩隻大妖聚在一起,風吹著銀白色的毛皮,混在白色中的金色讓人覺得非常美麗,斑用鼻子將夏目推回屋內回應妖物的低語:「你在這裡本來就是個麻煩,不快點把你帶走的話,這小子一定會跳下去滾渾水。」

「這樣啊。我聽附近的小妖說這裡有個知道妖怪名字的人類,所以想來問問這個人類是不是知道我的名字。」

推開斑的鼻子,夏目看見另外一雙金色眼睛又看向遠方的回憶,這次只有短短幾秒,很快地又轉了回來,雖然犬類一般的看不出太多表情,但夏目覺得牠彷彿露出微笑說著:「打擾你了。」

「你說在找名字……是什麼意思?」隱隱約約好像猜測到是怎麼回事,抓著自 

己胸口,一股苦悶由中而生,那樣的原因實在太令人難過。

「我忘了,自己的名字。」那個曾經讓人開口呼喚我的字。

「果然啊……」

那是個跟性命一樣重要的東西,不輕易地對他人說出。能夠獲得妖怪的真名是件困難的事,能夠左右妖怪的生命任己所需的去宰割,被視為禁術的一種,因為太過霸道殘忍,玲子一定不知道這件事情吧。

在玲子不多的遺物中,這本簿子安靜的躺在裡頭,沒有太多的缺損。上頭寫著友人帳,想必是將與每個妖怪的相逢都當成一段友誼的邂逅,她沒有那麼多的機會向排斥自己的人類說出自己的名字和詢問對方的名字,這種在人類相遇時最初的開始,是她很少遇見的。

每每看見的回憶,玲子總是掛著美麗的笑容說:「我是夏目玲子,」接下來的話語,她會加大唇邊的弧度開心的說:「告訴我你的名字!」

那是相遇的開始,是證明自己的存在,是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東西。

夏目再次伸出手將手掌貼在柔軟的皮毛中,他想起了沒落的祠堂和縮成小小的 

妖怪最後消失不見,即使消失了,卻依然記得牠的名字,牠算是存在過,可是,沒了名字的牠……如果不見會怎樣? 

還有人會記得牠嗎?


评论(5)
热度(12)

© 拉岡02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