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岡027

♡♥冷CP專業戶♥♡

目前CP:賀紅﹑狗博﹑酒茨、解江♡

🐊為了突破心魔努力每天一更🐭
🐊陰陽師坑底中🐭
🐊一生鼠奴🐭

【白鬼】人祭09

如果以後WB要實名制,那我就沒辦法發文了(萎靡)
這樣以後發車的文就只能用圖片QAQ
還是有什麼可以連結過來的嗎... ....WB好像比較順OTZ

我來測試看看這個能不能(藏圖

鬼灯也不顧頭是不是在痛,硬是出力阻止白澤靠過來:「……給你醫治準沒好事。囉嗦死了,又不是沒發燒過,這點小事不用你操心。」

「哦?是這樣嗎?那時候不知道是誰居然霸佔了我的床三天,還要我替你擦澡,現在想想你不過就是個小鬼嘛,給我安份一點會怎樣嗎?」

「閉嘴。是你不顧我的意願直接把我帶走,那時候明明只要多睡幾天就沒事了,會在床上躺三天是因為你後來……」也跟著想起了好久之前的小時候,鬼灯忽然停止說下去。

趁著這個空檔,白澤鬆開他的手,瞬間,房間被填滿白色。

白澤恢復成原本的模樣,將鬼灯的上半身壓制在桌上:「是啊,所以我是不是也該跟那時候一樣,用真身會比較好呢?啊,桃太郎,如果不想被波擊就快點去採草藥哦。」

桃太郎再一次啞口無言,沒多久意識到這好像是他第一次看見白澤的真身,但卻沒空看個仔細,在白澤的催促下背起竹簍,還不忘再次叮嚀白澤不要過度欺負身體不舒服的鬼神。

離去前,桃太郎咕噥著原來白澤大人真要跟鬼灯打起來,還不一定會輸。只是平時鮮少看他還手。

桃太郎想起之前曾經詢問過白澤老是被打怎麼都不會生氣,對方只是保持著一貫的笑容回答:脾氣被磨光了。

畢竟他可是一隻年紀已經不能用千年來計算的神獸了。

他活了非常、非常久的時間。

在房內的第三人終於關上門離開後,白澤才將視線轉回難得會被自己壓制住的人:「都發高燒了,虧你還能這樣面不改色。好了,現在只有我們,可以聽話一下了嗎?」


●白X鬼

鬼灯再次撇開臉,發現自己幾乎動彈不得。

他試著推拒,但是壓在自己身上的身體還是不為所動。即使自己是病體的狀態,也不曾這樣無力。不得已,鬼灯才將視線轉回那個看似無害的神獸:「這才是你真正的模樣?」就他所知,這傢伙的體術完全不行,連唯一施展過的術法都讓人搖頭嘆息,和現在這個輕輕鬆鬆就把自己壓在桌上的模樣相差甚遠。

原來,這麼多年,對方一直有意無意的讓著他。

「嗯?啊……誰知道呢。」神獸的三隻眼睛微微瞇起,像是上弦月似的彎曲著,打算將這個話題帶過的白澤沒多久就睜開眼睛,看著關著的房間門開口:「你現在的狀況應該還能走路吧?天花板不夠高,我沒辦法叼著你過去呢。」

「託你三不五時就丟過來的補品的福。」放棄推開神獸的動作,鬼灯有點無奈的開口,想起那次之後回到地獄,就時常收到補品之類的藥湯,也是因為這樣開啟了他研究漢方藥材的路。

「你有好好在吃啊?那看來真的見效了,我可沒想過那時候瘦巴巴的小鬼可以長得跟我一樣高啊。還有,就算地獄的四季不明顯,你也別老是穿著這種感覺飄來飄去的衣服,難怪這次會感冒。嘖嘖,這樣胸口就露出來了。」只是短暫的混亂而已,鬼灯的衣服就已經微微散開。白澤稍微抬起自己的身體,就能隱約看見半隱在衣服中的乳首。

那時候的畫面又再次出現,只要輕輕舔拭,就能換來底下的人輕輕的顫抖。於是白澤低下頭,用舌滑過溫度微高的身體,滿意的感受到對方的輕顫,他又更加的往下,隨著他的動作,鬼神的衣服整個大開:「喂……你夠了!」鬼灯伸出手扯住對方的皮毛,用力的往上拉扯,想要將開始沿著腹部舔拭的舌頭拉離自己的身體:「……要做這些事情,去找那些女人!給我停下來!」眼見用扯的沒有效果,鬼灯再次揚起拳準備揮向額頭中心那隻盯著自己看的眼睛時又被對方快了一步抓住手挪至嘴邊啃咬,白澤又恢復成人的模樣,更加正大光明的看著被自己壓制在桌上的人暴露在空氣中的胸膛,他的眼睛盯著用來固定衣服的腰帶更下方的位置,白澤開口:「其實,跟你的感覺也不錯。」他的眼睛一直盯著那個地方,那時候這個部位尚未發育完全,只要稍加給予刺激也不是完全沒有反應,一開始確實是玩過頭了,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想要看看對方會有什麼反應,即使對方已經哭出來了,他還是沒有住手。

僅僅只是舔去眼角的淚水,便更加的刺激對方年幼的身體、讓對方發出再也忍不住的聲音。

喘息。


评论(4)
热度(59)

© 拉岡02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