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岡027

【田夏】夏日的祭典-09

希望自己一天比一天更好。

 ☆★☆★☆★☆★☆★☆★☆★☆★☆★☆★☆★☆★☆★☆★☆★☆★☆★☆★

「好有自信的孩子。貴志,你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呢。」妖物站起身很快地又壓低身體,將雪白的身體整個貼在土壤上閉上眼睛:「那麼,就打擾你了。」

一陣白光閃過刺的夏目抬起手擋住眼睛,短暫的白光將田沼整個人包裹住。光芒消逝的瞬間,夏目立刻往田沼的方向跑去,剛好接住對方倒下的身體。

「田沼?沒事吧?田沼?」撐著對方的身體半跪在地上,田沼手抓著夏目的肩膀緊皺眉頭,忍受一時的不適,田沼將額頭靠在夏目的身上,另一手則環過他的背,將一半的重量壓在對方身上:「讓我休息一下就好。」

田沼平穩的呼吸打在身上,很輕,看了一下靠在自己身上的田沼的臉色,似乎沒什麼大礙,鬆了一口氣的夏目跟著環住田沼的背,在心中說著太好了。

「還好嗎?」

「嗯,跟之前比起來,這次的狀況好很多。只是頭有點昏,還有,這裡暖暖的。」田沼稍稍和夏目拉開一點距離,指著自己的胸口,跟之前被妖怪附體時不

一樣,這隻妖物反而有一種溫暖的感覺。

「你摸摸看。」田沼拿下夏目環在背上的手貼上自己的胸口,從溫暖的身體傳來的兩個心跳:「嗯,這個應該是我的。」拉著夏目的手來到胸口左側偏中間的地方,夏目感受到手掌下方的心臟有力的跳動。

「然後,這個應該是牠的。」

夏目的手跟著田沼的牽引滑到左胸,心臟的另一邊還有另一股比較緩慢的心跳,彷彿陷入熟睡,輕緩緩地跳動卻不容忽視。夏目的手停在田沼的胸口上,這是……妖物的心跳。

沉靜的心跳,透過田沼的身體傳遞過來,分不清楚是那隻妖物的心跳讓自己覺得安逸還是田沼的體溫讓自己覺得心安。 

「心跳……感覺很舒服。」看著停在田沼身上自己的手,牠給人的感覺真的很舒服,像清涼的風一樣。

忽然,視線中自己的手起了變化,變成更纖細白皙的手指。那些手指藏在白色的毛皮中,感受對方不像毛色冰冷的溫熱,還有一個輕輕的笑聲從耳邊傳來,手主人移動視線,由手緩緩地往上移看著躺 

翠綠草地上的妖物。

「──。」

那個人說了什麼?

──。

那個人再次開口但說出的字還是很模糊,還想聽得更清楚時,一陣鑼鼓聲傳來,嚇得夏目哇的一聲叫了出來,往後跌去。

「哇啊!危險!」

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往後倒去,夏目反射性的護住頭部,摔進一個臂膀裡。

田沼趕緊將夏目撈回來,跟在一旁的斑原本也打算衝過去當成緩衝物,在看見田沼的動作後便停下腳步,瞇起眼睛看著田沼對著夏目開口:「夏目,你剛才看見什麼?」

被鑼鼓聲嚇到的夏目還沒回過神來,除了熱鬧的鑼鼓聲裡頭還夾雜了嚎哭的聲音,慟哭的聲音隨著剛才那隻手的主人傳遞到自己心裡,夏目縮起自己的身體,顫顫地發抖,那雙手的主人抱著一個東西在哭泣,纖細的手緊緊地抓著某個東西冒出了血痕。

那個人喊著一個字,不停的說著對不起。

「夏目?你怎麼了?夏目!」

從夏目垂下的雙手後方露出的面孔,淡如琥珀的雙眼流著眼淚。田沼慌張的拉起自己的衣袖抹去夏目的淚水:「你不舒服嗎?能站起來嗎?」

「不是……」

那個聲音不停地重複那個字,大聲地哭喊。短暫的記憶裡,有另外一雙手撫摸著那雙手的主人,跟現在的田沼一樣在阻止眼淚落下。

那是一雙很溫暖的手。

想要保留那個溫度,夏目抓住田沼的手停留在自己的頰邊,想要替那個人抓住快要消失的溫暖:「眼淚,停不下來。」 

「胖太,這樣沒問題嗎?」田沼雙手改為捧著夏目的臉龐,被淚水浸泡過後的長睫毛閃著淚花,從沒見過夏目哭泣的樣子,田沼慌張的找斑求助。

「不要哭。」田沼看著夏目哭泣的臉著急的模樣跟一個無奈的聲音重疊,牠也是這樣捧著那個人的臉龐說著同樣的話,牠說:「不要哭。」

「能為你做到的事情,不管什麼我都會去做。」

「不行……」不可以這樣……

「對了,在夏季都會有祭典吧?就用 那個當成喚醒我的儀式吧。」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