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岡027

♡♥冷CP專業戶♥♡

目前CP:賀紅﹑狗博﹑酒茨、解江♡

🐊為了突破心魔努力每天一更🐭
🐊陰陽師坑底中🐭
🐊一生鼠奴🐭

【田夏】夏日的祭典-10

寫字才能找回自己。

 ☆★☆★☆★☆★☆★☆★☆★☆★☆★☆★☆★☆★☆★☆★☆★☆★☆★☆★

鑼鼓聲震耳欲聾,人們開心的笑聲隨著風被刮來這裡,原本在田沼身體裡安靜跳動的心臟震了一下後開始加速,雖然不是自己的心跳,但猛然加劇的跳動仍讓身體感到不適,田沼發出難受的聲音讓夏目從那個人的視線中回過神,另一個心跳大到能清楚地聽見。

「聲音傳過來了。」斑這麼說著,風傳來了那端喧鬧的聲音,熱鬧的夏日祭典,喧譁的笑聲,大肆地慶祝著。

「沒關係的,只是睡著而已。」

隨著靠近的鑼鼓聲,回憶更加鮮明,透過田沼的身體感受牠體內的心跳,伴隨聲音湧出的回憶是牠久遠的記憶,牠所說過的話和田沼答應協助自己時的話語好相似,裡頭是全然的信任,但是牠是妖怪。 

牠是妖怪,跟人類的壽命不一樣。

──!

那個人仍哭喊著模糊的字。

「誰叫你們要拖拖拉拉,早點讓那傢伙附身的話牠就不用聽到聲音了,過個幾天事情就解決了!」斑嘖了一聲後跳躍起身體,在空中翻滾一圈後幻化成白色的大妖,分別叼住田沼和夏目往別的地方移動,遠離爬行過來的聲音。

斑叼著他們來到三筱的森林後才把他們放在土壤上,夏目抬起手用袖子抹掉眼淚,跟著坐在地上的田沼摸著左胸口陷入沉思,夏目吸了吸鼻子還是停不住眼淚,用著濃濃的鼻音問:「你沒事,田沼?」 

看著夏目,田沼噗嗤的笑了出來,抬起手用手指捻掉眼淚:「這句話應該問你才對啊,夏目。」又盯著夏目看了一下,田沼拉過夏目的肩膀把他抱在懷裡,貼上自己的胸口傳來兩個心跳聲,夏目原本忍住的眼淚又掉落下來。

田沼將夏目的頭壓在自己的肩上,像安慰小孩般地來回撫摸他的頭髮:「那不是你的記憶,不需要在意。」

「你也看見了嗎?」

「嗯。不過應該沒有夏目看到的那麼多。我看見得是很熱鬧的祭典,每個人都帶著白犬的面具在跳舞,好像很開心。」 

夏目將額抵在田沼的肩膀上,抓皺了田沼的上衣,腦中還迴盪著那個人的哭聲,連那個人的模樣都模糊了,可是那個人的聲音還是深深地刻上了妖物的記憶,每跳動一次的心跳就掉出一塊記憶碎片,是牠和那個人相遇的過程。

牠原本打算離開,因為牠是妖怪而那個人是人類。彼此的時間不是走在同一條軌道上,一方提早離場、一方永久地留下。

人類的生活和妖怪不一樣,脆弱的一捏就碎。

不管那個人有的是多麼強大的靈氣或妖力,那血肉的軀體甚至連風雪都抵不過。

田沼握上夏目抓著自己胸口的手,緩慢地開口:「可是,」他將手覆蓋在夏目的手上:「有人在哭。」哭泣聲沒有被熱鬧的祭典掩蓋。

用力地將夏目的手往自己的胸口壓去,兩人的感受著那顆心臟的跳動,進入田沼身體的妖物除了傳遞而來的心跳跟遺落的記憶外,根本感覺不到牠的存在,田沼試圖呼喚牠,卻一點回應也沒有。

之前有妖物住進自己的身體時,那妖怪好像隨時都是清醒的,而牠一躲進身體後就立刻陷入沉睡,好像在躲避什麼,躲避不想聽見的東西。

「聽不清楚,還是聽不清楚那個聲音在哭喊什麼。」田沼看著夏目,用眼神詢問感受著那個人的悲傷而流淚的夏目有沒有聽見什麼。

夏目伸出另一手擦掉眼淚:「我也聽不清楚。但是,牠的記憶裡出現的神社我好像有看過……好像是以前住過的地方……」

那個地方在自己幼時的記憶裡別具意義。

雖然只有在那個地方短暫的居住了半年而已,準備要離開的時候,寄宿的親戚中的女兒突然說要帶他去看祭典。

她說那是夏日的祭典,希望夏目可以去感受一下歡樂的氣氛。她牽著自己的手往那個神社走去,長長的攤販中,販賣面具的攤販原本多樣化的面具成了一片用白色面具組成的牆,全部都是一隻白色的狗,在眼睛下方有著紅色的紋路。

親戚的女兒替他們倆都買了一個,在幫夏目戴在頭上。這時,他們旁邊站著一個穿著全白浴衣的男子,對方連頭髮都是漂亮的白色,他凝視著手中的面具,輕輕地靠在額上。

「田沼……老師……我去過那個地方,我小時候去過牠的神社。」

穿著白色浴衣的人很安靜融入不了神社歡樂的氣氛,幼時的夏目看著那個人捧著的面具滑落水珠,像是那隻白犬在哭泣,他開口說:「你不在了,為什麼要叫 醒我。」

面具上的水珠不斷掉落,穿著白色浴衣的身影散著淡淡白光:「你明明說過祭典是很快樂的。」

夏目看著在熾熱的祭典中散發的白光的身影,像是夏日中不會出現的積雪,醒目地在那,隔絕了所有熱氣,他身邊有的是淡淡的、冰冷的風。

 


评论(3)
热度(13)

© 拉岡02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