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岡027

♡♥冷CP專業戶♥♡

目前CP:賀紅﹑狗博﹑酒茨、解江♡

🐊為了突破心魔努力每天一更🐭
🐊陰陽師坑底中🐭
🐊一生鼠奴🐭

【田夏】夏日的祭典-11

對不起,我馬上更新!

 ☆★☆★☆★☆★☆★☆★☆★☆★☆★☆★☆★☆★☆★☆★☆★☆★☆★☆★

夏目從田沼身上退開,指著某一個方向說出神社大約的位置。看著夏目所指的方向,田沼露出驚異的表情:「原來這個祭典,是那個神社的祭典嗎?我老爸最近就是去那邊幫忙,那個祭典傳承很久了,每次都很熱鬧。」

熱鬧的場景和悲傷成為正比。

田沼站起身拍掉沾染在身上的土屑,往夏目伸出手協助夏目站起身後幫他把同樣沾染到身上的土屑跟雜草拍掉:「那個祭典是在紀念一隻妖怪用自己去鎮壓憤怒的山神。我是聽我老爸說的,他說,那是一隻很強的妖怪,牠被翠綠的山給吸引而去到那邊長住,牠並不知道這座山已經很久沒有冬天了。」

「憤怒的山神?」

「嗯,生氣的原因是因為冬神某次降下的大雪讓整座山都結成霜,所有植物都 枯死了,整座山幾乎死絕。悲痛的山神從此把冬神給趕走,讓整座山都保有夏季長綠的模樣。」

田沼牽起夏目的手,往前跨出腳步前抬起手捻去夏目沾染在睫毛上的眼淚,叫上沉默著聽他們說話的斑後,田沼帶著夏目開始往山下走去:「因為夏日很多東西都很少生長,也沒人有什麼怨言。不過卻破壞了四季的平衡,曾經有人去告訴山神這樣做是不對的,山神不但沒聽還把那個人殺了。」

聽到殺這個字,夏目反射性地用力握緊田沼的手,他腦中回想起妖物攻擊的模樣有多兇狠。

田沼查覺到夏目的緊張,放慢腳步朝夏目回以一個笑容:「夏目不用擔心,我會保護你的,雖然可能沒什麼用啦,哈哈。」田沼搔了搔臉,將頭轉回前方,繼續往下山的路走:「可是,我還是會盡量保護你的。」

「再不行,還有胖太在啊。」田沼往跟在腳邊斑看去,被斑一臉不屑的忽視。 

「……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聽見夏目小聲的細語,田沼先是愣了下後露出淺淺的笑容,垂下目光,看著兩 人走在同一條路上相似的步伐,淡淡地回應:「嗯。」

「那我再繼續告訴你關於那個神社的故事。」

一路上,夏目聽著田沼用溫和的聲音轉述從父親那聽來的故事。居住在被打亂季節山中的村民對於什麼是冬季一點概念都沒有,甚至認為那是可有可無的東西,他們聽說冬季是不適合生存沒辦法種植賴以維生的菜園,那沒有也沒關係。

夏目看著從交錯的樹葉灑下的陽光,總覺得田沼所說的那座常綠的山好像就像是人們所說的仙境吧。沒有寒冷,總是陽光普照的地方,應該是充滿了歡樂。

「雖然有靠山神的力量來維持常綠,可本質上還是超出了負荷。長久孕育著生命的土壤開始龜裂,利用力量來維持的生命到達極限,整片的翠綠變成用力量維持的假象。離開土壤後的植物因為沒有力量的支撐直接化成粉末。」

少了冬季的休眠,不斷被壓榨的土壤幾乎死絕。

「那為什麼,牠要選擇幫忙?因為山快死了?」

「因為有很重要的人住在那裡。」

不屬於田沼的回應從身邊冒出,聲音 像是漂浮在空中一樣,夏目和田沼同時看見多出一雙腳跟他們走在同一條下山的路上。

那個人帶著犬的面具。

「你醒了嗎?」夏目看著牠問。

走在一旁的斑看著忽然出現的人影,說:「因為沒辦法繼續睡了吧?這邊祭典的聲音這麼大。」

「啊──是啊。都是鑼鼓的聲音,人們歡樂的交談慶祝冬季過後的豐收。」

田沼跟著看向化成人形的妖物,講著未完的故事:「後來,有個人要村民帶著剩餘的糧食先到山下的另外一個村莊,那個人好像很保護藏在胸口的東西,帶著那個人到祭祀山神地方的耆老看著那個人小心翼翼地從胸口拿出一張紙,說了一個名字後,在陽光下降了白雪。」

──白紙跟名字?

──友人帳?

夏目停下腳步看著帶著犬面具的男子,你遇見的那個人,是玲子嗎?很想這樣問牠,即使自己知道不會是玲子,因為田沼所說的這個故事發生在好久、好久的以前。

「那座山迎接了久違的冬季,變成白 色的山沉靜了一段時間。當時要村民離開的那個人告訴村民們,等再次遇見夏季時要舉辦一場祭典,那個人哭著說要辦一場很快樂的祭典,為的是期盼冬天的到來。」



评论(3)
热度(11)

© 拉岡02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