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岡027

♡♥冷CP專業戶♥♡

目前CP:賀紅﹑狗博﹑酒茨、解江♡

🐊為了突破心魔努力每天一更🐭
🐊陰陽師坑底中🐭
🐊一生鼠奴🐭

【崇誠】強制反抗03

崇誠在原作中真的也只差結婚了。

我是真心這麼想的,卻不趕在推理的老師面前這樣回答。

☆★☆★☆★☆★☆★☆★☆★☆★☆★☆★☆★☆★☆★☆★☆★☆★☆★☆★

池袋的麻煩終結者是不是也多少有為這些孩子帶來一點點笑容呢?

這當我這麼想的時候,一雙小小的手上鋪著衛生紙,捧著兩隻果汁小熊到我面前:「這是要給大哥哥的。」

崇仔面前則是一個綁著雙馬尾的小女孩,她也捧著兩隻可愛的小熊軟糖,羞澀的臉龐染上淺淺的紅暈,我忍不住在心中排誹這根本是犯罪。

抓住衛生紙的四個角,將小熊包裹在中間,拿起。我揉了揉這孩子因有點營養不良而粗糙的髮絲說:「謝謝你。」

那孩子笑了起來,牽起害羞的小女孩又跑回同伴的身邊。

「崇仔,別把糖收起來。快吃下去。」攤開手中的糖,我拿起青蘋果口味的小熊放入口中。跑回同伴身邊的孩子偷偷的在看著我們。

發現這點的崇仔把放到口袋的衛生紙團拿出來攤開,捏起軟糖放入口中,舔了舔有點黏的手指。

看見他們交給我們的糖被吃了下去,兩個孩子像是完成了極大的任務,開心的跳了起來,舉手歡呼。

咬著口中的青蘋果軟糖,有一種想法忽然在腦裡跟著散開,如果每個人都像是這些糖果散發著獨特的氣味……我看向坐在一旁的崇仔,他慢慢地咬著果汁軟糖,連吃糖都這麼優雅,不愧是國王。

用糖來比喻的話,崇仔應該是顆薄荷糖吧。我盯著他,老是從他身上感受到寒冷的氣息,冰塊般的語氣一開口就讓人清醒,跟提神的薄荷糖很像。他的喉頭因吞嚥的動作動了下,崇仔吞掉果汁軟糖後開口:「你在看什麼?」

「沒什麼。只是無聊做了一些想像。」

「你的腦袋終於壞掉了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可以擺脫掉麻煩也好。」我拿起另一顆小熊軟糖丟入口中。

「但是少了你,我會很麻煩啊。」崇仔將放有小熊軟糖的衛生紙放到我手上,印象中他確實很少吃甜食。

「少了我一個奴僕,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困擾吧。」願意幫他吃掉軟糖的大有人在。

「阿誠還是快點注意到自己的重要性會比較好。」接著他站起身,而我也注意到小孩們都往門口處集中,一會兒果然看見留有鬍子的托兒所園長走了進來。

前國王殿下的風采依舊,受到小小臣子的熱烈歡迎。

抱起跑到腳邊,穿著泛黃T恤的男孩開心的抓著前任國王、管沼真治的衣服,喊了聲園長。

是不是因為鬍鬚真的很有性格,所以小朋友才完全不怕呢?

前一陣子因為忙著批貨,根本沒時間在意下顎冒出的鬍鬚,一個牽著媽媽的手的小女孩在我將水果交給她的母親時,嚇的哭了出來。

鬍子可是男人的魅力啊。

但很明顯的不適合庶民的我。

真治摸了摸小男孩的頭後,將他交給另一名員工的手上,朝著我們走過來:「真是好久不見了。」他伸出手,分別和我跟崇仔來個簡短的敘舊。

很快地,我們移動到上次談話的地點,靠著窗邊的木製長椅看起來和之前一樣沒什麼太大的改變,但在坐下去時我才發現木椅已經開始有點搖晃。

真治對我露出抱歉的笑容,也跟著在有點搖晃的長木椅上坐下,崇仔這次沒有跟著坐下,而是靠在窗邊,凝望著逐漸轉黑的外頭。

我看著他光滑的下顎,如果這傢伙留起鬍鬚會是什麼樣子呢?

為了保持這樣光滑的下顎,想像國王照著鏡子仔細端詳自己的下顎有沒有冒出的鬍渣,那模樣,讓我覺得要維持外表也挺辛苦的。身為國王要時時刻刻注意自己的言行,明明只是街頭幫派,卻和每天要和領帶奮戰的上班族有點相似。

注意到我的視線,崇仔看了過來用眼神投以詢問。

我為自己無聊的想像笑了下,搖搖頭表示沒什麼,然後將視線轉向雙手握拳放在膝上的真治:「這次的事情有點嚴重,因為無照的關係沒辦法找警察幫忙,只能再麻煩你了,阿誠。」

前國王認真的語氣讓我挺直了腰:「發生什麼事了?」

看了我一眼,真治把視線轉到在屋內跑給保姆追的小孩身上:「你們也知道這些小孩的母親們是在做什麼樣的工作。雖然並非出於自願,但只有出生這件事情沒辦法自己決定,他們母親的工作沒辦法對別人大聲說出,卻什麼錯也沒有。跟孩子也一點關係也沒有。」

真治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但這鋪陳應該跟事件有關係吧。真治的動作跟語氣沒有太大的變化,卻能從他身上感受到怒氣。

平穩的怒氣,冷靜的像條蛇會瞬間讓獵物窒息。


评论
热度(10)

© 拉岡02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