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岡027

♡♥冷CP專業戶♥♡

目前CP:賀紅﹑狗博﹑酒茨、解江♡

🐊為了突破心魔努力每天一更🐭
🐊陰陽師坑底中🐭
🐊一生鼠奴🐭

【賀紅】不請自來02

為了突破心魔!每天寫15分鐘然後更新!其實我一邊玩陰陽師,所以寫了一個多小時

我覺得這樣應該是擦邊球,等被屏蔽了我在來想辦法,呵呵。

因為我一天只會寫大概15~30分鐘,所以每次更新很會短,可以考慮養著XDD

「什麼……等等!你的手在做什麼!」莫關山連忙伸出手抓住那隻已經潛進褲中的手,無奈動作還是太慢:「你這變態在摸哪裡……」賀天的手不僅是潛入了褲中,還已經覆蓋上了微微顫抖的肌膚,貼在了莫關山最脆弱的地方,手指微微的分開,分別靠上已經有點反應的部位。

發現莫關山不是嘴上說的那樣討厭,賀天當然不放過這個欺負他的機會,故意壓低身體,伸出舌輕輕舔拭莫關山因為輕顫而闔不起的唇。

賀天發現莫關山的顫抖不是來自於對他的害怕。

是他自己的。

他在驚訝,而且害怕。

莫關山發現自己對於賀天的觸碰不是沒有抱持著期待。

只是輕輕貼上而已,他的下身就已經微微的揚起。

察覺這點的賀天決定趁勝追擊,他合攏了手指,趁著莫關山發出叫聲時將舌入侵張開的嘴,給他比在球場邊更深入的吻。

賀天一手繞過莫關山的腦袋,摸上後腦勺,把整個頭顱更往自己這邊送來,讓他無法再逃開自己的吻。

彷彿教學試的,賀天的舌勾住莫關山的,刻意的和他交纏在一起,然後又退開,留了一點縫隙給這個根本不會接吻的傢伙一點呼吸的空間。但是賀天的舌沒有離開莫關山的口腔,而是輕輕舔拭著莫關山也微露出的舌頭。

食髓知味的舌模仿著賀天剛才的動作,這樣的舉動反倒讓賀天有點驚訝。

才剛有一點驚訝,隨之而來的疼痛讓賀天底下的手都停止了動作:「……嘶。」

喘著氣,莫關山的唇邊幾乎都是兩人剛才流出的唾沫,現在還多了一點點血絲,他撐起抖的越來越厲害的手貼在賀天的胸口上,想把人推開:「……給我放手!」

看著因為這樣的挑逗就快要無力的莫關山,賀天舔去傷口冒出的血花,有時候他真的很好奇這個人到底知道不知道老實跟求饒這四個字該怎麼寫。

其實他只要老實一點,賀天或許不會再因為想要激起他的反應而選擇收手。

如果他肯求饒,賀天少有的同情心還是可能揮發作用的。

但莫關山兩個都不選,而是強迫式的武裝根本破綻百出的自己,這樣只是更增加了想要征服他的念頭。

「你還是一樣,很懂怎麼激別人。」瞇起眼睛,賀天在腦中思考著要怎麼逼這個人就範:「原本只是想開開玩笑,但是偶爾讓玩笑成真也很好不是嗎?」

「你他媽這樣只是玩笑!?」莫關山整個人像隻煮熟的蝦子,因為發怒連眼角都帶了點淚水。

「比較惡劣一點的。」而且還不最惡劣的。

賀天的手更加的往下,碰觸到的地方讓莫關山僵住身體,他現在真的開始害怕了,因為賀天的手指正試圖的想要……

「等等……你別鬧……夠了……不要再開玩笑了………」

賀天的手指沒入了。

「抱歉,已經不是玩笑了。」賀天露出的笑容只讓莫關山覺得頭皮發麻。

「你這噁心的……!」準備怒吼對方要他把手只給拿出來,那雙變得更黑的眼睛更近的看著自己,說出的話語比惡魔更邪惡的言詞:「門,沒關哦。」

「所以,我們還是小聲點吧。」


评论(4)
热度(32)

© 拉岡02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