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岡027

【夜青】人世無常04

●在這無常的人世間,唯有墜落才是最好的解脫。

↑↑↑↑↑↑

花了這麼多力氣,其實我就只想寫這句話啦。
然後夜青本,完美的爆了字數,又只能走向膠裝一途了。

我一定得在今天寫完送印,不然要趕不及下周的場次了啊啊啊!!




惡鬼再次將自己的唇覆蓋上幾乎快沒有溫度的嘴上,這次他還將自己的舌探入對方的口中,逼對方的舌給予自己回應。惡鬼壓下對方的頭顱,使得他只能繼續揚起頭。惡鬼的手鬆開了沾染先血的白髮,雙手改為捧著對方的頭,讓自己的舌頭能夠更加深入。

漸漸地,不需要自己將力量渡給他,他已經會開始自己吸吮惡鬼散發出來的力量。

這是妖怪的本能,他們能食人來增加自己的力量,也能透過食用同類的能量來增強自己的力量。

現在腹部被開了一個孔的他只能靠著吸食現在把自己禁錮在懷中的人的力量來填補不斷滲血的傷口。

本能的索取蓋過了理智。

原本主動的舌轉為被動,惡鬼滿意地看著對方沉淪,他的手也鬆開了對對方的禁錮,反倒是對方的手捧上了自己的頭顱,把自己往他的方向送上來。

銳利的指甲上殘留了一點點撕裂人類的肉末,被鮮血覆蓋的手掌在白皙臉龐留下兩道血掌印後來到對方的腰側,扶住他的身體,使這隻把自己當成僧人的妖怪可以更好吸食自己的力量。

他透過自己的力量在修補自己的身體,一點、一點淡淡的金色飄散出來,把他給包圍。

果然和自己的氣息不同。

惡鬼感受著對方開始溢出的柔和力量,腹部的血肉開始增生,速度緩慢,有一層淡金色的薄膜擋住了腹部的傷口,讓在生長的血肉不再受到其他傷害。

也在這層薄膜生成時,對方鬆開了他的唇,停止力量的攝取。

看來壓抑也成為了他的本能一部分。

他停止力量的攝取是因為他覺得這樣就夠了。攝取這樣的力量足夠他修復自己的傷口。所以他離開了兩者交纏的舌,離開時他蒼白的唇上還殘留了一點點紫色煙霧。

煙霧飄散在他的唇邊,因為他的喘息還是被吸入了口中。

「你可以再吃多一點。」惡鬼瞇起眼睛看著還在迷濛中的金色眼瞳。不同於自己的金色眼睛下方的紅色紋路已經被血掌印給蓋過,配著他染上自己血液的白髮,少掉了那頂難看的、僧人帶的帽子,現在他的模樣比剛才好看了許多。

比印象中的僧人好看太多了。

那些人之中也有在這樣的亂世間假冒成僧人的模樣騙取錢財的惡棍在。

也有不屑臥倒在路邊的屍體,一句佛號也不願意施捨給冤死亡魂的假清高。

惡鬼忍不住親吻這雙暫時失去明亮的金色眼睛。這是在他所剩無幾的記憶中出現最美的眼睛。

就像是光芒,堅強、不屈又不失溫柔。

「如果當時遇見的是你就好了。」如果當時有人願意幫助他,別狠狠地把他的親人的屍骨踹開、別利用他的同袍的死,只顧自己逃命,而是像你一樣站出來,抗戰那些惡鬼。那麼他也許會許願化身為妖,保護他想保護的人。

而不是化為比妖怪更可怕的惡鬼開始無止盡的殺戮,連想保護的東西都一併撕裂,因為他想保護的、已經因為那些人而成為了一團無意義的肉塊。

剛成為惡鬼、力量還很薄弱的他拿起了那團肉塊,撕裂後一口、一口的放進嘴裡。

他吃著自己的淚,那味道直到現在都無法忘記。

眼淚的味道是鹹的,帶著鐵鏽的感覺。

他毀滅的第一個地方,是自己殘破的村莊。

踏過第一個廢墟,他壞著惡意還有憤怒開始流浪,蓋起一座又一座的廢墟,形成他浪跡的地圖,堆疊他的恨。

「喂,再多吃點啊……這一點不夠吧?」惡鬼對著那雙迷濛的眼微笑。

如果你也墮落了,那會是什麼樣子呢?

抱起對方無力的身體,惡鬼在自己破壞的地方尋找著還勉強可以用的房子:「到別的地方去吧,讓你吃個夠。」再多吃一點,讓你的身體中蘊藏惡鬼的力量,讓它敲敲地、偷偷地,一點一點的打碎你的理智。

一起墮落吧。

解放你的理智。

別再壓抑自己。

我們已經不是人類了

何苦還要為那些曾經傷害過我們的『人類』付出?

「抱著我,不要摔下去。我們找個地方,讓你吃個過癮。」

明天應該更狗博,我追蹤的噗主最進糧食扔得有點多,我太開心了。

评论(2)

热度(13)